乳山市海阳所村的鞠氏门族

减小字体 增大字体 作者:高玉山  来源:本站整理  发布时间:2014-04-25 09:50:08
乳山市海阳所村的鞠氏门族
□ 高玉山
“海阳所”地名的由来和鞠氏一脉
海阳所村位于乳山市区东南沿海边,是辖属海阳所镇的一个行政村。传说唐代此地就有军寨——沙沟寨,为朝廷东征朝鲜半岛高句丽集结兵员所设。明初,朝廷为抵御倭寇,在这里设立直属山东都指挥使司节制的“海阳守御千户所”,简称“海阳所”。古人以山之南、海之北为阳。此地地处黄海之北,取“海阳”为名,恰如其分。这二字入地名,也许最早就是从这里开始的。从置所到明末,奉朝廷之命先后从各地调来实行军屯、充实海防的军户有24姓,鞠姓就是其中之一。清顺治年间裁卫所后,已在当地生活了200多年的军户落籍,以后有的姓氏迁居他处,但鞠氏和王、许、左、谢、傅等姓一直在村里居住繁衍。有人说,包括乳山、文登在内的山东威海地区,和江苏泰州、河南邓州、东北三省,是中华鞠氏的四大集聚地。海阳所的鞠氏门族,就是其中的重要一脉。
海阳所村鞠氏的始祖名叫鞠钊,是从南直隶(今江苏一带)常州府江阴县迁来的。江阴鞠氏的祖上也是官宦人家,300多年前迁到江阴的始祖鞠传式,曾任北宋朝散郎右赞善大夫,知江阴军事,享受可穿用上级官员服饰的“借绯”待遇,相当于六品,是由中央直接委派的主管江阴地区行政和军事的最高长官。
据传,元末朱元璋起事后,鞠钊在江阴参军,跟随后来的朱姓皇上南征北战。明永乐初年,随军调防来到山东,渐次东迁至海阳所。落籍海阳所后,鞠氏门族人丁兴旺,到清朝时已是枝繁叶茂;加之门内子弟性情聪明,多被聘为老师教授当地学生,渐成地方上的名门望族。从史料记载可以看出,鞠氏先祖言传身教,倡导严教训子的家风,后代子弟寒窗苦读成绩卓著,科考中第出仕频仍,乃至有“满门五进士三举人”之佳话。其中有,鞠珣官至广东道监察御史,其子鞠宸咨曾任甘肃布政使;鞠恺先任翰林院编修后升广西学政,其子鞠广庆嘉庆庚午乡试中举,其弟鞠懙曾任荆溪、宝山知县升安庆府同知;鞠宸遴任川沙知县;鞠宸枢任河南息县知县;鞠捷昌任河南汝州知州即补知府,等等。子弟为官后,其父辈、祖父辈及弟兄、妻子等也频频受封获荫,男性或封授奉政大夫、儒林郎、文林郎等,女性或封赠安人、宜人。清时,海阳所之地属海阳县,海阳所村鞠氏很有脸面,新到海阳知县上任伊始,必登鞠氏门庭拜访,可谓显赫一时。
 
率先弹劾“驸马”的监察御史鞠珣
有清一代,海阳所村鞠氏中的名人,领首者当属鞠珣。
鞠珣,字观玉,少时勤学苦读,学业卓优,顺治三年(1646)乡试中举,是海阳设县后第一个获得科甲出身的读书人,《海阳县志》载“县有科甲自珣始”。中举后,他先是在峄县(今枣庄市峄城区)担任教谕,这是类似于现今县文教局长的官员。康熙二年(1663)升任距家乡万里之遥的广西隆安县令。他为官正直,奉公守法,以其优秀的政绩和良好的名声被两广总督向顺治皇帝推荐,被擢升为监察御史(从五品),监察御史的职责是纠劾百司、建言献策,并按地方分道负责,官职前冠有某某道地名。鞠珣先为京畿道监察御史,后迁广东道监察御史。京粤都属重要地域,在这两处当监察御史,应是朝廷对他的器重。
鞠珣当广东道御史期间,做了一件在他一生中最具历史影响的大事——率先弹劾孙延龄。孙延龄本是定南王孔有德部将孙龙的儿子,得孔有德赏识,把女儿孔四贞许配给他。这个孔四贞,后来被顺治皇帝的母亲孝庄皇太后收做义女,赐“格格”称号,封和硕公主。如今北京西三环边上还有个地名叫“公主坟”,此坟埋的就是这位公主。做了驸马的孙延龄,沾孔四贞的光,有了“和硕额附”的头衔和“一等阿思尼哈番”的世袭爵位,成为议政王大臣会议的成员。孝庄皇太后还“赐第东华门”,为他们专门建造了府邸。朝廷为了笼络定南王旧部人心,授予孙延龄上柱国、光禄大夫、镇守广西等处将军等阶位官衔,官阶正一品,委以“掌管王旗”、收拢广西孔有德部众的重任。谁知这孙延龄才望庸劣,志大才疏,不仅恣意滥权,安置亲信,还擅自杀人,枉法犯法。当地官员不仅看轻他,还举报揭发,要求撤其职。但内外诸臣忌惮于他皇亲国戚的显赫身份,投鼠忌器,未曾动真。康熙十一年(1672),时任广东道监察御史的鞠珣率先发难,奏呈《重名爵以肃军务疏》,历数孙延龄滥用名爵的罪错,建议朝廷将其撤回京城,另行委派将军统辖广西孔部。这一奏疏,引起了康熙的重视,查实后将孙延龄罢官撤职。这件事上,鞠珣领头弹劾皇亲国戚,官名内外传扬。史志记载“珣明决刚直,遇事敢言,一时仰其丰”。
鞠珣运用可向皇帝奏章言事的权利,写了不少的奏疏,编为二卷得以传世。许多奏疏反映社会现实,提出应对措施,得到皇帝的嘉许,批示有关部门研究实行。例如,当时滇黔闽粤等边远地区的众多考生,因连年兵事战乱、道路阻塞,无法准时回乡参加乡试。针对此事,鞠珣在《变通会试起文疏》中,奏请皇上不拘原籍,准予他们在流寓之地的外省参加考试,类似于今天的异地高考。清季实行“秋决”制度,他发现“各省人命重案每于秋审之期大半者从轻减”,“疑其中轻重出入之间未必不开豪强贿脱之门”。于是奏报《重犯不宜轻纵疏》,认为强盗杀人者、杀夫杀妻者,其罪尤大,岂有可缓须臾之死者乎?一定要严格按照律法办事,惩一儆百,不让杀人者漏网。任京畿道御史时,京城地面上的斗殴盗窃之类小案都要送到中央刑部审判,老百姓层层诉讼受审,疲于辗转奔波;而判决往往是罪犯只得鞭责等轻罚甚至释放。他感到“小民如此拖累,而奸棍反而扬扬得意,以为历经如许衙门而不过如此,所以愈行肆志而无所忌惮”,因此必须改变这种状况,直接交由基层巡捕“自行审理按律例发落”,以利“清禁地、安善类”。

[1] [2]  下一页

Tags:

作者:高玉山
  • 好的评价 如果您觉得此文章好,就请您
      100%(1)
  • 差的评价 如果您觉得此文章差,就请您
      0%(0)

文章评论评论内容只代表网友观点,与本站立场无关!

   评论摘要(共 0 条,得分 0 分,平均 0 分) 查看完整评论
中国人民政治协商会议山东省乳山市委员会 鲁ICP备12016584号-1 版权所有.网站维护:天欣文化传媒 电话:6686551
页面执行时间:164.06250 毫秒

鲁公网安备 37108302000116号