日本高僧圆仁留踪乳山

减小字体 增大字体 作者:本站  来源:本站整理  发布时间:2012-05-28 12:14:05
日本高僧圆仁留踪乳山
高玉山
 
公元839年四月十七日上午,雾雨重重。一艘两桅两帆的木船晃悠着驶进胶东半岛东南端的乳山海边,抛碇停住。少顷,一小艇载七人行上岸来,东张西望,终于看见前面过来两位头戴斗笠身披蓑衣的老者,连忙上前作揖:“请问老丈,此地是何处?”老者还礼道:“这里是大唐国登州牟平县唐阳陶村。敢问客从何来?”“我们是日本国遣唐使团的一艘船,只因与船队失去联系,不知方向,漂泊至此,还望老丈多多关照……”
这是个真实的故事。
盛唐时期是中国历史上最为开放的时代之一,大唐帝国敞开怀抱迎接来自任何国家的人,并且向外国留学人员发放全额奖学金。这更吸引了世界各国尤其是日本、韩国政府派出大批遣唐使和留学生,前来学习中国的先进文化。就在这样的大好时机下,日本著名高僧圆仁于唐开成三年(838年)随遣唐使团入唐。当时,日本与朝鲜半岛的新罗国交恶,船队不能继续沿着朝鲜半岛岛链安全地航行到达中国的山东半岛,只好利用每年五六月份难得的西北风西行,横渡危机四伏的开阔海面,从南面的扬州或宁波登陆,然后往长安进发。
那么圆仁怎么到了乳山口(唐时称乳山浦)呢?一本《入唐求法巡礼行记》把我们拉回了那个久远的年代。
圆仁随团历经千难万险,九死一生,于838年七月二十五日抵达扬州。他满怀希望地递上去台州天台山、再去长安深造学习佛法的请求,但遭到扬州府拒绝,认为他已经是学问较高的“请益僧”(“请益僧”是在佛教上学有专长、带着疑难问题前来大唐质疑问难的僧侣),远高于“留学僧”,不能享受唐朝政府全额奖学金居留、学习的优惠待遇。始终得不到通关文牒的圆仁在扬州求法学习了七个月后,只好怏怏地随其时已完成对长安访问的使团船队回国。唐开成四年(839)三月廿二日,圆仁在官府监视下被送离境。
于心不甘的圆仁在回国途经海州(今连云港)时称病,与三个徒弟上岸千方百计想隐居起来滞留中国。虽然也是黑头发黄皮肤,但还是被当地百姓识破报官,被迫仍乘第二船追赶船队。此时这条船已与船队中的其它8条船失去联系,由于云雾雨气,四方不见,风变不定,经过近20天的海上颠簸,终于于四月十七日看见陆地,大家欣喜若狂,以为是到了新罗国南边,可是圆仁徒弟和水手上岸一打听,方知是“大唐国登州牟平县唐阳陶村之南边”(今乳山市大陶家村之南边),不免有些失望。遂投帖报当地官府,并在岸边扎下营帐,等待与船队会合,等待风向转变,以便继续回国的航行。几天后,牟平县衙派判官慰抚,帮助调配食料,并报请州衙赠赏酒饼绢锦。
他们四月廿六日傍晌时分到达乳山西浦,这是个港口,可以加水添粮,修补船只。这里的独特景观格外引起圆仁的注意,他这样写道:“廿六日,早朝,云雾微霁,望见乳山,近在西方。风起东北,悬帆而行。巳时,到乳山西浦,泊船停住。山岛相卫,如垣周围。其乳山之体:峻峰高颖,顶上如锋,山根自岭下而指六方。于澳西边亦有石山(指西乳山——作者注),岩峰并岭,高秀半天。”下午,30多个住在这里的新罗人骑马乘驴来看望圆仁他们,围观的百姓中有人告诉说昨天看见一只船队过去了,圆仁听了不免唏叹一番。
那一年的四五月份少有晴天,对圆仁来说真是惊心动魄的日子,从他的这一时期的日记中可以看到:雾雨重重、风吹浪高、风吹不定、重雾塞满、风浪相竞、雷鸣电耀、洪雨大风、舻缆悉断、风逾不顺、大雨似流、雷鸣浩雨、逆风劲吹……这样描述恶劣天气的词语频频出现,船头上神龛的顶板被大风吹走,桅杆也被吹断,船上人人胆战心惊,不能自抑。圆仁为得顺风,每天祭五谷供,祠五方龙王,诵经及陀罗尼。他还要全船人员共同发愿祈祷神灵,并祭施火珠一个于住吉大神,水晶念珠一串于海龙王,剃刀一柄于主舶之神,以祈求平归本国。
圆仁师徒现在算是在中国非法居留,因为他们没有官方发放的通关文牒。此时,淫风浩雨、缺粮、生病、船破、归依船队无望,尤其还已病死好几个水手、杂工,这些困难险情接踵而来,怎么办?圆仁真是寝食不安,冥思苦想。那个在中国深入研习佛经、跟从佛学大师修行的强烈诱惑像火盆一样日夜煎熬着他的心,想留在中国的念头像大海波涛一样一直在他的脑海里翻腾。他在想,来一次中国是多么的不易,此次入唐船队4条船650人,竟有260人在凶险的航行中未能生还,其中3号船140人仅剩20多人。他想到虽然生死都乃佛之御灵,但前几天已过了45岁生日,人生有限啊,自己带来的30个佛学疑难问题还无答案呢。他还想到走时自己的雄心壮志和众僧的期望,想到当年鉴真大师六渡日本的壮举,觉得无比惭愧。如果我这样空手回去,将后悔终生。他还隐约觉得,由于高额开支造成的沉重负担,日本政府今后可能不再派使团留学生到中国来了。我一定要抓住这次机会,决不听天由命。虽然今后的旅途水远山遥,充满危险,但我早已将生死置之度外。
四月廿九日,经过深思熟虑的圆仁与随船的新罗人翻译道玄商议,留在中国是否可行,回答是“稳便”。他又试探问当地村里的勾当(管事的)王训,也说没问题。他胸中热流汹涌,想到在乳山口一带逗留期间,他与官府、百姓、新罗人多次打交道,深深感到这里的人和善友好,淳朴热情,礼待有加,不仅帮助修船筹粮治病,还告诉他出海东行五六十海里有赤山法华寺。这使圆仁心中亮堂许多,遂毅然下定决心,不跟遣唐使团一起回日本了,我要留在中国,到赤山去,然后再寻机西上长安,不达目的,决不罢休。

[1] [2]  下一页

Tags:

作者:本站
  • 好的评价 如果您觉得此文章好,就请您
      0%(0)
  • 差的评价 如果您觉得此文章差,就请您
      0%(0)

文章评论评论内容只代表网友观点,与本站立场无关!

   评论摘要(共 0 条,得分 0 分,平均 0 分) 查看完整评论
中国人民政治协商会议山东省乳山市委员会 鲁ICP备12016584号-1 版权所有.网站维护:天欣文化传媒 电话:6686551
页面执行时间:117.18750 毫秒

鲁公网安备 37108302000116号